香港夜景
  十一長假昨天結束,內地旅游業暴漲,出境游跟著水漲船高。這個黃金周的內地赴韓國游、赴臺灣游都有驚人漲幅,新加坡等其他旅游熱點的中國內地游客也不同程度增多,同期香港的入境人數尚不確定,但旅游收入已經縮水,這個消息令人心痛。
  “占中”嚴重衝擊了香港法治,這個亞洲著名的金融中心出現一些無政府主義的角落,道路堵塞,警方難以執法,示威者為所欲為,還發生局部人群的激烈衝突,導致人員受傷。這樣的香港令亞洲和世界都很陌生。
  香港如果亂下去,真正為它心疼的,恐怕只有內地社會。亞洲和西方總有一些勢力為香港的示威者叫好。他們憑什麼不叫好呢?
  香港出現“占中”之亂,這首先是一個對外人來說蠻刺激的熱鬧。香港那個模範般的法治社會,總算“亂了”。很多地方都亂過,甚至仍然亂著,憑什麼香港要逃脫?而且香港有亂,會給中國添麻煩,消耗整個國家的註意力,這樣的一石二鳥,對一些專喜歡幸災樂禍的人和力量來說,真是天上掉下的“好事”。
  西方有的評級機構密切關註香港事態,“占中”如果持續下去,香港的國際信用評級必受影響,這將嚴重威脅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除了內地,這對那些曾以金融同香港競爭的亞洲城市來說都不啻是“好消息”。那些金融衰落了的城市都會為想象香港金融業“有可能因社會動蕩而褪色”感到舒服。
  香港“占中”的青年人應當仔細觀察,勸他們不要那樣做的,有他們的家長、親友,有社會有識之士,有對香港社會福祉負有責任的特區政府,以及真心希望香港長期繁榮的內地社會。因為上述這些群體和力量,沒有讓香港不好、讓香港青年學生不好的動機。這十幾年,每當聽說香港發展得比亞洲其他地區更好時,內地人就感到驕傲。當聽說香港出現什麼問題時,內地社會就會忍不住有一絲焦慮。
  十一長假結束時,我們聽說香港“占中”最近兩天在“冷下來”,這讓人們感受到了希望。每個社會都有不成熟的地方,年輕人容易受到內外不懷好意勢力的蠱惑,我們非常期待香港青年學生能夠迅速形成對複雜事態的理解和反思力,希望局勢的最新特點恰是這種變化的反映。
  香港是個相對小型的社會,但它不是孤立的,而是處於亞太大格局利益交錯的激流中。香港沒有資本犯大錯誤,準確地說,它根本犯不得錯。因為亞太和西方不會哄它,也不會憐惜它,香港必須抱緊自己金融中心的這個“金飯碗”,一刻不鬆手。別聽任何人的忽悠而朝著香港的法治開刀,它是香港從金融到旅游業的基石,是值得所有香港人全力維護、捍衛的東西。
(編輯:SN171)
創作者介紹

rr66rrhcs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